宜信CEO唐宁:战略CSR在中国大有可为

发布时间:2019-08-07 浏览量:266 文章来源:公益时报

7月9日上午十点,在天津社会山国际会议中心二楼贵宾室,《公益时报》记者见到了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此前一天,在“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南开峰会”上,唐宁做了主旨发言。作为财富管理领域的企业代表,唐宁认为,未来十年,如果慈善资产能够为母基金提供资金来源,将有利于丰富长期资本的形成路径,也将促进慈善基金的增值保值,提升整个慈善资产的管理水平。

唐宁是拉着行李来接受采访的。他一身深色西装,干净的白色衬衣,未系领带。他微微欠身,颇有绅士风度地主动和记者握手问好,并谦虚地称记者为“老师”。话题展开后的唐宁思维缜密,无论内容聊得多散,不等记者提醒,他总能恰到好处地予以点题和总结,给双方的交流一个舒服妥帖的收尾。

这种逻辑思维和细节把控能力或许与他早年曾就读于北京大学数学系有关。后来他赴美攻读经济学。学业完成不久,他在华尔街开始了自己的金融职业生涯。2000回国后,他成为国内最早的天使投资人之一;2006年,唐宁在北京创办了宜信公司。

采访中,唐宁告诉《公益时报》记者,创业13年来,如今的宜信已经走出事业初创期的艰难,在资金基本充裕的前提下,目前更致力于高质量和高社会回报的项目运作。多年的实践也使他更加笃信一个道理:战略CSR(战略企业社会责任)在未来中国大有可为,可以助力企业实现双赢甚至多赢。

当记者问他,“你觉得自己算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吗?”

唐宁略沉吟之后说:“就成功的定义而言,金融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所谓‘宜人宜己’,只有给他人带来更多收获,自己也才能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访谈

未来10年,

中国慈善资产至少15%投入另类资产管理

《公益时报》:此次你分享的内容是关于“另类资产和高校基金的关系”,你是基于什么视角来观察和解读这个问题的?

唐宁:从国际惯例来看,高校校友捐赠基金相当大的比例是配置到另类资产中的。另类资产的特点是投资风险较高、投资期限相对较长,但如果投资投对了的话,对应的回报也会较高。这种资产类别和投资方向就为基金会组织提供了可以保值增值的机会。如果是单纯比较短期的类固定收益的,或者是更加标准化的一些产品,其收益往往不够理想。

所以,若从一个组合投资资产配置的逻辑来看,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资金投入到投资期限较长的另类资产投资,无疑为慈善机构提供了获取更大回报的可能。

当然,收益丰厚的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可以将这部分资金更多的用于慈善公益项目。其实从这些年国际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另类资产”早已变为一个老旧的词汇,因为目前随着经济发展的形态愈发多样化, “另类资产”已经越发的不另类了。2017年,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出版了一份重磅报告,叫做《另类资产与长期投资的崛起》,讲的就是我们今天探讨的话题。

对此,我也有一个预见:10年之内,中国的慈善基金会、高校校友捐赠基金至少有15%的投入进入到另类资产投资和配置,不排除该领域特别优秀突出的机构甚至可能达到50%的另类资产投资。

《公益时报》: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愿景。但在这期间我们是否也要充分考虑其中可能产生的风险?

唐宁:其实过去我们谈风险,谈的更多的是一些单一产品的风险。比如说,这个产品是否有足值的抵押担保,会不会出现相应的欺诈,以及信用是否足够好,现金量是否充沛等等。但就投资逻辑而言,风险防范最适合的方法就是做好资产配置。也就是说,当我们这些基金会在做基础资产配置的时候,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构建,而不是细化到具体资产类别中应甄选哪些具体产品,那些应该属于第二步、第三步要做的事情。

在资产配置伊始,我们首先要有全局意识,即如何认知和看待这个架构全貌,就好像我们预备一顿大餐,几个菜,几个汤,菜肴里又有几道素菜、几道荤菜,荤菜里又分几道鱼、几道肉。由此我们也可以说,慈善资产管理要想实现最优化,最根本的是做好资产配置,继而才能做好投资并有效抵抗风险,这是其根本逻辑。

唐宁在北京大学数字金融中心发表演讲

《公益时报》:那么在你看来,我国高校基金会在慈善资产管理这方面发展现状如何?

唐宁:其实目前我国高校慈善资产的管理还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规模都还相对较小。更加突出的一个特点是在资产组合方面,基本都属于过度配置了类固定收益这种极低风险的投资项目,甚至是无风险的投资产品。

《公益时报》:这种投资形态算“保守”吗?

唐宁:我觉得可以用“保守”这个词,但我觉得若无专业性的打理进行投资的话,因此失去重要的发展机会,那也是非常可惜的。那就等于把校友的爱心和社会的资源都给浪费了,而这种投资形态也是非常不可持续的。

我们都看得到的一个事实是,随着中国社会发展的整体需要,高校的科研投入会越来越大,相应的科学教育的资金注入也必定不是小数目,如果在这方面并没有较高的投资收入做支撑的话,高校发展本身也会陷入瓶颈。毋庸置疑:没有发展的风险是最大的风险。

《公益时报》:这其实又涉及到“什么样的人具备管理慈善资产的能力”这个问题。不知你是否了解,目前国内公益慈善行业的专业人才十分匮乏。对于慈善资产管理人才的输入,你有什么建议吗?

唐宁: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跟我刚才谈到的投资策略选择在思考逻辑方面颇为相似。

你首先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是否有可能搞好慈善资产的管理?如果在整个金融发展阶段,我们想要考虑的相关投资理财产品根本就不具备,那么现阶段也就无从谈“运作”,那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思路。而当下的实际情况是我们具备这样的金融环境,从市场的角度来讲,也能找到这些有能力做好慈善资产管理投资组合的人才,这种情况下,公益慈善组织与这些人才的对接不妨尝试双方合作的方式。

比如,现在一些高校对慈善捐赠资金的管理方式就比较多样化:有的是自建团队进行管理,有的是通过建立外部合作进行管理,而且从这些年的实际运作结果来看,后者这种合作方式似乎是非常可行的。特别是在高校基金会发展早期,人员配备不足,资源相对匮乏,做项目又不足够专业的情况下,就完全可以通过与外部合作的方式来推动项目。

当然,高校基金会与外部合作并非将所有东西都一股脑交给对方,自己变成“甩手掌柜”,基金会自身也应具备能够欣赏、识别和管理外部合作机构的能力。就好像咱们找装修公司,你可以不必事必躬亲,不用任何琐碎细节都管,但你至少得心里有数——你需要什么样的装修公司、你是否对其基本专业水准和职业素养有判断和甄别等等。

我觉得从现实的情况来看,我们国内这种专业环境已经在萌芽当中,还需要大家合力向好推动。

唐宁在第三届亚太金融论坛数据规制发展会议

个人征信体系的建立迫在眉睫

《公益时报》:自创业至今的十多年间,你一直在力推普惠金融在国内的发展。截至目前,你认为宜信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是否如预期顺畅?

唐宁:我觉得普惠金融从国际视角来看都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课题,而且它是一个实践性的学科,而非纯粹固化的窠臼和形态,世界各国的、包括宜信在内的相关机构逐渐在实践中不断将其丰富和多元化。

从根本上来讲,普惠金融就是要通过金融手段帮助那些未被传统金融所覆盖的机构和人群享受金融带来的福祉,比如中小微企业、贫困地区的农户等等。这当然也并非传统金融机构不努力,而是那时我们的数字经济还未发展到相应阶段,很难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眼下随着科技不断的发展,能够为我们带来有关这些领域更多的信息和数据,我们可基于此建模并予以实践,生成一种对相关群体和机构信用更为精准的评判能力,可持续的为他们提供所需的金融服务。

首先就是信用建立和资金获取方面。但我们宜信始终有一个普惠金融“三步走”的逻辑,而非简单的信用建立和资金获取。现实情况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农户和个人用户等,在金融能力全方位提升上也有多种不同需求。

宜信数字普惠助力兰考精准扶贫

就拿保险举例——目前对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以及农户的保障等都是非常不到位的,从有效覆盖这个角度而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主要是它比较复杂、门槛较高,相关方也不太好理解。在这种情况下,科技就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我们通过大数据的方式,甄选N多保险公司的多类保险产品,把这些产品丰富多样的保障功能对接到我们已经分析完备、识别清楚的中小微企业以及个人用户等群体的保险需求上,这种对接完全是充满现代科技特质的智能化对接,而非昔日的老旧模式。过去往往可能是一个专业方面并不十分精进的保险代理员试图生推某一类保险产品,由此产生的需求供给的匹配质量就会非常差,也因此可能产生大量的投诉,导致退保率非常高、续保率非常低的现象。

我之所以举这个例子,就是要告诉大家,类似这种保险保障、财富管理类的金融产品服务的提供,都是普惠金融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现在也是一浪接一浪的在中国兴起并推动着。

普惠金融这件事,国家和政府部门也非常重视,各类机构也都在参与,但大家做的事也并不完全一样,形态差异化还是有的。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一个健康的金融体系本来就应该是百花齐放、丰富多彩的,不太可能是一类机构就能包打天下。

《公益时报》:宜农贷是宜信公司2009年推出的一个普惠金融平台。十年过去了,这个项目现在执行过程中还面临哪些问题?

唐宁:目前遇到的确实也都属于发展中、前进中的问题。

比如说征信体系的建立,这本身就是一个呼之欲出的事情,现在随着普惠金融的数字化、金融科技的大力发展,有越来越多的数据都在生成,而且这些数据都是非常宝贵的,涉及到的所有信息都是直接和还款人的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相关联的。如果这些信息能够进入到一个征信体系当中,为大家所共享,同时也可以提高“老赖”的失信成本,我觉得对于建立一个非常良性的信用环境、信用市场和信用文化是很有帮助的。但到目前为止这个体系尚属空白,还没有建立起来。所以我也特别期待未来这个问题能尽快解决,而且这个时间不能再长了,十八个月的时间里我们能不能建立起这个征信体系呢?因为前期已经做了很多相关准备了。

《公益时报》:你觉得这个征信体系的建立需要哪些内外作用的合力推动?

唐宁:一件重要的、有分量的事情要想达成绝非易事,如果你门槛太低,它本身的厚重程度和含金量自然也会打折扣。所以我也非常理解前期为什么要为此花更多时间,以确保数据的准确性。如果是错误数据、垃圾数据的话,肯定对大家都不利。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明确参与者的“身份”。就拿我们一直在推动的互联网金融整治工作来讲,就是要给相关的机构以身份,从而分清良莠,促进整个行业良性发展。我也很高兴地看到,就在最近,已经有互联网金融科技企业进入到涉及征信体系的建构这样一个发展方向和指导角色,我也很期望了解更多信息,以期共同为此努力,早日看到一个好的结果。

唐宁在张家口走访基层企业

战略CSR助力企业实现双赢+多赢

《公益时报》:你如何理解企业社会责任?现实工作中,你对宜信团队在这方面的具体要求是什么?

唐宁:毋庸置疑,当下时代发展过程中,各方对于企业的要求比二三十年前高得多。过去我们对一家企业的界定标准就是不违法不违规、创造利润,解决就业就可以了。但现在人们对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有了更高期待,企业作为“社会公民”的概念也比昔日更加明确。

我们也注意到,目前国际上已经形成了许多关于企业承担社会责任非常领先、非常棒的方法论。例如说,过去我们参与公益慈善的活动总是以工会为主体,参与人群也只是员工的部分代表,形式表现为逢灾必捐,或是捡垃圾、敬老助残等等,这些固然很好,但同时也体现出不普遍、不持久的特点。哈佛商学院提出了一个目前愈加被人们所认可和践行的企业社会责任理念,叫做“战略企业社会责任”,该理论强调任何一家企业所倡导的社会责任应该和主营业务相关,如此一来方可赢得所有员工的理解,并能积极参与。在此过程中,可以让员工们充分建立主人翁意识,加强对公益慈善的理解和感知,构成一个良性的闭环。这样的企业社会责任推动起来不仅成本低、效率高,而且可以更好地调动现有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

就拿我们刚才提到的宜农贷来说,这个项目本身就是我们将宜信原有的网贷业务平台拓展至公益慈善领域的充分体现。现在我们宜信所有的同事都为自己所做的工作能够参与到社会公益慈善事业当中而深感自豪。包括我们在业务推进过程中逐渐建立起来的风控管理能力,不仅可以应用在商业领域,公益慈善领域亦同样适用。我们与各地二十多家机构展开合作的同时,也很好的利用了我们的风控能力。

另外,十年前我们刚刚开展宜农贷业务的时候,主要是点对点的精准扶贫,当时是通过城市爱心人士与贫困农村地区的妇女企业家直接对接。比如您捐出的100元钱就可以帮助到陕西西乡地区妇女的茶叶创业项目,捐赠高效而精准。

到了2013年,我们开始尝试公益2.0。在这个层面上,农户得到了资金扶持,生产出了产品,建立了信用,但销路如何打开呢?这是个问题。经过我们反复地研究论证发现,当地的产品之所以打不开销路、卖不出去,根本原因是产品设计不好。比如说某款农产品很好吃很新鲜,但是外包装很粗糙很难看,没能呈现出令人赏心悦目之感。这时候,我们宜信团队强大的设计能力就派上用场了,我的同事乐于贡献出自己的设计专业能力,赋于这些农产品美观可人的外包装,好吃又好看,尽显不俗档次和品质,一下子就帮助他们解决了难题。我们在日常的客户答谢、员工关怀、业务竞赛激励等方面也能帮这些农户消费不少产品。这应该属于宜信践行公益的第二阶段。

到了今天,中国扶贫攻坚取得阶段性成果,下一步要面对的就是如何更大范围、更大力度、更具规模和系统地解决乡村振兴及三农领域的诸多现实问题。

这时我们又提出了宜信公益3.0模式,就是建构一个开放平台。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宜信已经打造出了一个相对成熟和完善的生态体系,无论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客户还是员工,都在这个体系当中良性循环、各取所需,是一个健康而高效的体系。现在我们愿意将这个平台开放出来,让更多的人进入这个体系,发掘和使用自己所需的资源和合作方,而不必再从零开始、费劲巴拉的打造自有新平台。

比如他们可以对接原本只与宜信对接的一些产品,打上自己的企业LOGO,分享给自己的客户、合作伙伴和员工等,非常的便利高效。这样不仅满足了他们自身的某些基本需求,也很好的践行了社会公益,一举两得。

我们的宜信财富业务主要是服务于国内高净值人群和高端机构,其中这些企业家和企业也想做公益慈善,但他们不可能一下子就拥有我们这种专业团队,毕竟我们耕耘了十年才有了今天这样一个平台。他们尽可以大胆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做,我们会把这个平台开放给他们,把我们积累的资源和建立的能力赋用给他们,这样就将原本宜信单独拥有的机会和资源无偿地分享给了更多有需求的企业和群体,无形中就大幅提升了规模化效益。而回过头来再看,我们所做的这些公益慈善活动始终都是和主营业务相关的,牢牢地根植于我们互联网金融的网贷业务,这种模式不仅助力了我们自身的管理运作,也帮助到了我们财富管理的客户群,提升了客户黏性和认可度,整个运作架构是一个可持续的正向循环。

你想想,通常哪里去找这么自然契合、企业内外部结合这么紧密,而且确实行之有效的模式呢?所以我觉得“战略CSR”在中国大有可为。

《公益时报》:人们对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有着各种各样的界定和标准。作为一个企业家,你认为自己算“成功”吗?

唐宁:就成功的定义而言,我觉得做金融科技或者金融企业来说,它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

中国要解决的实体经济的金融需求还是非常大的。宜信创办至今的十三年来,有一定的先发优势,建立了一定的行业领先性,但距离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例如我们倡导“人人有信用,信用有价值”、帮助六千万的中小微企业发展、助力更多的农户脱贫致富,包括让中国的中产阶层、大众富裕阶层老有所养,老有所依,通过科学的财富管理,能够让大家可以快乐地活到120岁。纵观当下,所有这些可能超过万亿市场需求的显现和探索才刚刚开始。所以无论是我个人还是宜信整个团队,距离我们想要去的地方,其实差距还很远。而且从事金融相关的工作,与风险始终如影随形,我们非常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们珍惜自己的声誉,珍惜自己积累多年与各方建立的沟通和信任。

当然,今天宜信的总体情况肯定比13年前我们创业的时候要好多了,但我想,我们是永远在路上的奋斗者。

《公益时报》:你眼中的“企业家精神”是怎样的?

唐宁:我觉得新时代下的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企业家精神包含了一种不懈的坚持和专注坚韧的“匠人精神”,对质量有着负责任的“死磕”,而非单纯追求速度和规模,这与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质也是非常匹配的。可以说,容易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下一阶段需要特别练好内功,需要以“匠人、匠心”的修身与精进,重新出发,这对下一步中国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而未来中国企业家、创业家的人生经历应该与社会责任直接相关,企业通过战略CSR的方式完全可以实现双赢甚至多赢。如果我们能做,为什么不做,为什么不去把它做好呢?所谓“宜人宜己”,只有让各方都有所收获,自己也才能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洼路45号百花文化产业园C座101室 邮编:100142 电话:010-88588278/88588279/88588271
电子邮箱:jzyx010@163.com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2中关村精准医学基金会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16018924号-1

ewm

基金会微信公众号

筹健康微博

+关注